[我演雕]的博客:
http://hj5203344.mypm.net
关于友情与“朋友圈”—— C。S。路易斯的解读

《四种爱》中,C·S·路易斯阐述了他对友情的看法。我个人觉得其中一些话很有道理,特别是对所谓的“朋友圈”的论述。下面我分享几段,不知道你会不会有同样的感受。

友爱与爱情不同,它不爱打听对方的秘密。不了解对方的职业、婚姻状况,你照样可以与之为友,这些“无关的事情、事实问题”与关键性的问题——你和我看到同样的真相了吗?——有何相干?在真正的朋友圈中,每个人都是他自己,只代表他自己。(这是纯粹的、因为“三观”相近而成的友谊吗?)

我没有责任成为任何人的朋友,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有责任成为我的朋友,友爱中没有任何的要求,没有丝毫的必须。(看来孤独的人不可耻哈!)

每一份真正的友爱都是一种脱离,甚至反叛。这种反叛可能是严肃的思想家对普遍接受的哗众取宠的观念的反叛。。。无论哪类反叛,都不受领导者欢迎。在每一群朋友当中,都有一种内部的“舆论”左右着其成员,使之不受整个社会的“舆论”的影响。(想起了一个组织中,总有几个明里暗里结成“团伙”,聚会中大骂领导无能的场景。。。)

原本高尚、必要的局部性的充耳不闻,演变成傲慢、残忍的全面性的充耳不闻。

这个圈子不但会无视,而且会蔑视它以外的人,实际上,它会变成一个类似阶级的东西。一个排外的小圈子就是一个自封的贵族阶级。

我有一次参加一个会议,会上,两位显然是好朋友的牧师谈论起“非创造的力量”,这些非创造的力量指的不是上帝。我问他们:如果《尼西亚信经》称上帝为“创造天地的,并造有形无形的万物的主是”正确的,除上帝之外,怎么可能有非创造之物?他们没有回答,而是相视大笑。。。关键在于他们的笑声和眼神,从中公然流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、自认为理所当然的优越感。(这种“团伙”成员之间互相影响,互相输出、接受“负能量”,最后各自秉持相近的思想,逐渐疏离主流价值观和人群、乃至社会)

我们就可以发现很多朋友力度子中存在的友谊的骄傲,不管这种骄傲是高傲的、强悍的,还是纯粹粗俗的。认为自己所在的圈子不存在这种危险,未免轻率。人们无疑都是最后才在自己的圈子中发现这点。这种骄傲的危险与友爱确实几乎不可拆分。友害一定是排外的。必要的、毫无恶意的排外行为很容易演变为排外的风气,再进一步发展成堕落的排外的乐趣。一旦打开阀门,我们便会迅速直线下滑。也许,我们永远不会变成强大的叛逆者,也不会沦为普通的无赖,我们有可能成为“精英”(从某些方面看,这更糟糕)。最初将我们带到一起的那个共同理想,可能会慢慢远逝。我们将成为一个为了自身的存在而存在的小圈子,一个自封的(因而是荒谬的)贵族阶级,沉浸在集体的自我认可的梦幻中,自得其乐。(最终,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远,在“团伙”成员营造的世界中“自得其乐”)

印象中,我应该看到过这种情况。我觉得我们每个人,特别是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,必须认识到这种“团伙”的“危害”,远离他们。特别在进入一个公司中,一定小心选择自己的“朋友圈”,一定敢于跳出带有负能量的“朋友圈”。不怕孤单,如果你在努力向前。

我演雕 发表于 2017-10-18 18:05:00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 | 收藏该日志

发表评论:

    昵称:
    密码:
    主页:
    标题:
公 告
登 陆
日志日历
搜 索
日 志
评 论
链 接
统 计